<dd id="3ypwp"><noscript id="3ypwp"><dl id="3ypwp"></dl></noscript></dd>

    1. <button id="3ypwp"></button>

        <strong id="3ypwp"><optgroup id="3ypwp"><noframes id="3ypwp"></noframes></optgroup></strong><legend id="3ypwp"><center id="3ypwp"><td id="3ypwp"></td></center></legend>
          <th id="3ypwp"></th>

          搜索 解放軍報

          《西行漫記》的小號手原來是他!

          來源:南京新聞綜合廣播作者:林溪 楊曉丹 周洪亮責任編輯:姬彩紅
          2021-07-05 10:52

          圖為紅軍西征紀念館。南京廣電融媒新聞中心記者 周洪亮攝

          01

          寧夏同心縣紅軍西征紀念館,國內唯一紀念紅軍西征的紀念館。7月1日,這個紀念館迎來了一位特殊的客人——南京市民謝海兵。此行,謝海兵向紀念館捐贈了她爺爺的回憶錄及照片等物品。謝海兵的爺爺是誰?

          圖為紅軍西征紀念館捐贈現場。南京廣電融媒新聞中心記者 周洪亮攝

          圖為謝海兵捐贈的《西行漫記》。南京廣電融媒新聞中心記者 周洪亮攝

          《西行漫記》的封面照名為“抗戰之聲”,定格了一位英姿颯爽的紅軍戰士“吹響”號角的瞬間。這張照片曾激勵無數熱血青年投身抗日斗爭。

          圖為“抗戰之聲”。圖片由謝立全二兒子謝小朋提供

          照片中的青年就是謝海兵的爺爺謝立全(原南京海軍學院院長),時任紅一軍團教導營黨總支書記。紅軍西征紀念館前就豎立著他的雕像,副館長宋登勇介紹說:“斯諾就是在我們豫旺堡拍的這張照片。當時謝立全剛剛打了勝仗,被獎勵了一身新的軍裝。斯諾看到他穿著新軍裝,比較健壯,就讓他拿著馬號拍了這張照片?!?/p>

          圖為紅軍西征紀念館副館長宋登勇。南京廣電融媒新聞中心記者 周洪亮攝

          在生死未卜的戎馬生涯中,謝立全沒有看到斯諾的書,也不可能關心照片的下落。1972年2月斯諾去世,《人民畫報》刊登了專題報道以示悼念,“抗戰之聲”也在其中??吹健度嗣癞媹蟆泛?,謝立全才想起36年前那次偶然的拍攝,但他不愿張揚。

          圖為1972年5月號的《人民畫報》。圖片由謝小朋提供

          謝將軍在回復愛人蘇凝的信上說:“那個‘吹抗日戰爭之聲’(的人)是我,這可以肯定,不會張冠李戴的。這個相片登載是歷史產物,你我知道就行了?!?/p>

          圖為謝立全回復愛人蘇凝的信。圖片由謝小朋提供

          接到信后,全家人一直保守著這個秘密。后來也許是得知自己身患癌癥,自感將不久于人世,謝立全才請秘書與有關部門聯系,將斯諾先生捐贈、珍藏在解放軍檔案館的底片借出,沖印放大了幾張,留給5個子女。1973年10月,謝立全在北京逝世,家人將這張照片嵌在骨灰盒上,永遠陪伴著將軍的英靈。

          圖為謝立全將軍。圖片由謝小朋提供

          這個秘密一直到1996年紀念紅軍長征勝利60周年之際才被公開。謝海兵說:“我爺爺總覺得他就是一個幸存者,總是感到身邊的戰友犧牲得太多,他是為了他們而活著的?!?/p>

          謝立全的二兒子謝小朋說:“我父親這張照片代表的不是他一個人,代表的是整個紅軍,所以他個人,是謝立全不是謝立全都無所謂。他是一種象征?!?/p>

          圖為謝小朋在紅軍西征紀念館前。圖片由謝小朋提供

          02

          在戰爭年代,謝立全與戰友、老百姓結下了深厚的情緣,廣東的楊伯母在他心目中就是一個革命母親的英雄形象。謝小朋說父親對敵人狠,對自己人很親,他的兩本回憶錄所得的稿酬有一部分就是用來接濟楊伯母的。

          謝小朋說:“楊伯母的大兒子在我父親手下當中隊長,打一個據點的時候犧牲了,她又把老二送去,老二也犧牲了,然后她又把女兒、小兒子通通送去,一共6個小孩送去了。那時候游擊隊困難,沒飯吃,她把家里的金銀首飾都賣了,就籌集一點糧食、彈藥送到部隊,最后連地都賣掉了?!?/p>

          圖為謝立全的回憶錄《珠江怒潮》《挺進粵中》。圖片由謝小朋提供

          在阜墟戰斗中,謝立全的部隊三個中隊長犧牲了兩位,僅剩下歐初一人。得知楊伯母的大兒子楊日韶犧牲時,他心情沉重。幾年前,謝小朋在與歐初見面時聽到這樣一個細節:“你爸爸后來回來向中山縣委匯報的時候,他們都坐在會議室外面,你爸爸在臥室里面,就聽到他用那個剃須刀刮胡子,‘吱啦吱啦’的,胡子比較硬,又是絡腮胡。大家一點聲音都沒有,就聽到刮胡子的聲音。他知道兩個戰友犧牲了,很難受,因為那兩個都是得力干將,也很年輕,都是高學歷,很可惜的?!?/p>

          圖為楊東、譚杏(楊伯母)夫婦與五子女合影。圖片來源:孫中山故居紀念館

          解放后,戰功赫赫的謝立全參與組建了中國人民解放軍軍事學院海軍系,1955年被授予少將軍銜,后任南京海軍學院院長。他每月都會拿出部分工資接濟戰友遺屬。此次謝海兵捐贈的老照片中有一張1966年春節拍的全家福,記錄了將軍的家風。

          圖為謝立全1966年春節的全家福。圖片由謝小朋提供

          謝海兵說:“這張照片是父親小時候一張唯一的全家福。那個年代衣服都是從老大往下傳的,傳到小叔叔的時候,補丁都補成這個樣子了,爺爺的司機都看不下去了。我覺得就是像舊社會窮人家的孩子,只是他沒有面黃肌瘦?!?/p>

          圖為謝海兵在豫旺堡的“抗戰之聲”拍攝地。南京廣電融媒新聞中心記者 周洪亮攝

          03

          謝海兵的名字是謝立全起的,一個女孩子起了個男孩的名字,承載著爺爺的深意。謝海兵說:“我叫海兵,弟弟叫海勇,我和弟弟也沒有辜負爺爺對我們的希望。我們長大以后都成了海軍戰士,退伍以后我們都做了普通的勞動者。踏踏實實做人,扎扎實工作,不忘紅軍本色?!?/p>

          圖為謝海兵在爺爺雕像前。南京廣電融媒新聞中心記者 周洪亮攝

          在慶祝中國共產黨成立100周年這一天,重走爺爺走過的路,謝海兵覺得與爺爺進行了一場心靈對話:“在這個特殊的時間、特殊的地點,我的心離爺爺越來越近了,也更能理解爺爺的信仰了,就是為了讓老百姓過上好日子?!?/p>

          圖為謝海兵臨行前在玄武區退役軍人主題館與玄武外校學生交流。南京廣電融媒新聞中心記者 林溪攝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