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d id="3ypwp"><noscript id="3ypwp"><dl id="3ypwp"></dl></noscript></dd>

    1. <button id="3ypwp"></button>

        <strong id="3ypwp"><optgroup id="3ypwp"><noframes id="3ypwp"></noframes></optgroup></strong><legend id="3ypwp"><center id="3ypwp"><td id="3ypwp"></td></center></legend>
          <th id="3ypwp"></th>

          搜索 解放軍報

          敵視穆斯林是美國長期的政治傳統

          來源:光明日報作者:白帆責任編輯:姬彩紅
          2021-07-11 17:18

          【鳴鏑】

          2021年3月底以來,美國挑頭引領西方國家的政府和新聞媒體針對我國炒作“新疆棉花問題”,罔顧事實地指責其中存在所謂的“強迫勞動”,侵犯人權,乃至污蔑稱我國存在對伊斯蘭教的“宗教歧視”。美國和其西方盟友借此別有用心地抹黑中國,意圖在挑唆中國和穆斯林國家的友好關系的同時,把美國和西方包裝成穆斯林保護者的角色。對美國的這一虛偽表演,伊朗駐華大使克沙瓦爾茲扎德在4月14日就美西方炮制的所謂的“新疆棉花事件”接受《環球時報》記者專訪時表示,“自2001年以來,美國以打擊恐怖主義的名義在全球約80個國家發動戰爭和軍事行為,奪走了80多萬人的生命,其中包括33萬平民,并導致阿富汗、伊拉克、敘利亞等國數千萬人背井離鄉,流離失所”?!八?,倘若美國真的關心穆斯林們的權利,就應該向這些伊斯蘭國家深刻地道歉,并停止通過轟炸這些國家的領土來殺害穆斯林”。美國作為現代世界穆斯林國家的最大施害者的事實就此被揭穿。不過令人好奇的是,美國對穆斯林國家充滿惡意,那對其國內穆斯林公民的保護是不是很在意呢?我們若進行深入考察,則依然可以發現一個令人不齒的事實,“敵視穆斯林”居然是美國自建國以來長期的政治傳統。

          因宗教而為奴:美國對穆斯林的歧視刻在其建國的基因里

          眾所周知,美國的種族歧視問題根深蒂固,但美國對穆斯林的宗教歧視其實和其種族歧視是同步存在的事實卻略顯隱秘。2015年2月,時任美國總統奧巴馬在白宮舉行的國際反恐峰會上發表演講,他提到“從建國之初開始,伊斯蘭教已經與這個國家交織在一起”。揭開了美國歷史上一個遮掩已久的丑陋蓋子,在美國引發軒然大波。美國對穆斯林的政治歧視和壓迫與其建國史同步,這個故事的根子還在美洲罪惡的奴隸貿易。歷史上,非洲不少區域曾為阿拉伯帝國所征服,因此伊斯蘭信仰在非洲有相當大的影響力。這樣,販賣到美洲的非洲黑奴中就有很多穆斯林,據推測,18世紀被當作奴隸運進這個國家的穆斯林,跟當時很多其他宗教教徒的數量差不多。奧巴馬指出的就是美國白人精英們一直刻意隱瞞的這段歷史。

          這個故事若止步于此,則美國奴役穆斯林僅僅是種族歧視的附帶后果。然而,正如1682年弗吉尼亞州的一項法令所宣稱的:“黑人、摩爾人、黑白混血等,以及在不信仰上帝者、偶像崇拜者、無信仰者、伊斯蘭教的家系或國度中出生的人,無論現在或是將來,都能被當作奴隸來購買、轉賣或通過其他方式獲得”。該法令非常明確地指明了奴役伊斯蘭信仰者的“正當性”。美國記者、小說家彼得·芒索也指出,“最初的奴隸法其實更強調被迫從事勞動者的信仰,而非膚色”。一言之,對穆斯林信仰的歧視,就和在美國根深蒂固的種族主義思想一樣,從一開始就深刻地烙印在了美國建國的基因中。

          販賣穆斯林恐懼依然是當下美國政治精英的拿手好戲

          據《衛報》報道,2019年3月21日,美國一個名為帕特里克·卡里尼奧的55歲男子致電美國穆斯林女議員伊爾汗·奧馬爾的辦公室??ɡ锬釆W言辭激烈地對接電話的工作人員說:“你是不是為穆斯林兄弟會工作?你為什么為她工作?她是個恐怖分子,我會朝她的頭上開一槍?!比绱顺嗦愕馗矣趯σ粋€擁有議員身份的穆斯林提出死亡威脅,美國社會為何這么敵視穆斯林?據2017年的一項皮尤研究中心的調查顯示,美國穆斯林人口已經高達345萬,約占美國總人口規模的1.1%,他們中的絕大多數(92%)依然相信“美國夢”。按說,對美國有這么高認可度的美國穆斯林群體不應該招致奧馬爾式的困境,可是現實就是這么的殘酷!2019年的一項皮尤調查顯示,82%美國成年人承認美境內的穆斯林受到歧視性影響,其中56%的人認為美國穆斯林遭受到嚴重歧視。

          美國穆斯林在美國的處境為什么會這么糟糕?究其原因,這和“9·11”后美國政治精英和媒體不定期炒作穆斯林恐懼密切相關。剛卸任的美國前總統特朗普是其中最著名的炒作穆斯林恐懼的政客。2017年初,特朗普在其就任總統后不久就簽署行政命令,限制7個主要人口為穆斯林的國家的公民入境美國。特朗普的這個舉動,毫無疑問是基于宗教偏見,而且特朗普對美國穆斯林的宗教偏見是始終如一的。在威脅殺死奧馬爾的卡里尼奧被捕僅幾小時后,特朗普在拉斯維加斯向共和黨猶太人聯盟演講時特別提及奧馬爾,他居然這么說:“哦,我忘記了,她不喜歡以色列,很抱歉。她不喜歡以色列,對吧?”特朗普對奧馬爾的諷刺性評論,引發了在場猶太裔共和黨人的哄笑。這個場面,很好地印證了2017年調查美國穆斯林狀況的皮尤報告的判斷,是誰在歧視美國穆斯林?報告的結論是,當前美國“共和黨人、白人福音基督徒和受教育較少的人,對穆斯林和伊斯蘭教的成見最深”。

          由此可見,在歧視美國穆斯林的行動中,特朗普并不是在孤軍作戰,而是無論在民間還是政客中間,他都有龐大的同盟軍,他們在污名化美國穆斯林的丑陋行徑中彼此互為奧援,推波助瀾。美國穆斯林雖然心向美國,可是這很難抵御美國政客販賣穆斯林恐懼的政治操作所產生的影響,結果是,他們在美國不得不處于“我本將心向明月,奈何明月照溝渠” 的不利境況中。

          現在,我們可以清楚地看到,無論是在歷史上還是當代的現實中,美國敵視伊斯蘭信仰,進而歧視美國穆斯林群體,是其根深蒂固的政治傳統,這種丑陋的精神傳承真正稱得上是令人發指。然而,就在這種情況下,美國政界和媒體,竟然放肆炒作我國存在對穆斯林的“宗教歧視”,這明顯是惡人先告狀、賊喊捉賊的行為。對美國施展的這種鄙陋伎倆,我們應該時刻警惕,必要時要予以堅決反擊,向國內公眾和全世界有良知的人們揭露這種美式虛偽。

          (作者:白帆,單位:中國社會科學院中國邊疆研究所)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