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d id="3ypwp"><noscript id="3ypwp"><dl id="3ypwp"></dl></noscript></dd>

    1. <button id="3ypwp"></button>

        <strong id="3ypwp"><optgroup id="3ypwp"><noframes id="3ypwp"></noframes></optgroup></strong><legend id="3ypwp"><center id="3ypwp"><td id="3ypwp"></td></center></legend>
          <th id="3ypwp"></th>

          搜索 解放軍報

          91歲老黨員蔡興海的英雄底色:戰斗者的一生,都在戰斗

          來源:中國軍網作者:王潔責任編輯:楊紅
          2021-07-08 15:29

          戰斗者的一生,都在戰斗

          ——91歲老黨員蔡興海的英雄底色

          ■王潔

          2018年3月17日。

          北京人民大會堂。

          十三屆全國人大一次會議表決通過關于國務院機構改革方案的決定。

          不久,國家退役軍人事務部正式掛牌。這是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著眼黨和國家事業全局作出的重大戰略決策。

          一場前所未有的退役軍人管理保障工作的大幕,迅速在九百六十萬平方公里的神州大地上拉開。

          知道組織上要登記的消息后,蔡興海在孩子的陪同下,走進了咸陽市渭城區民政局。當著工作人員的面,把自己的資料一樣樣地打開——

          “……貴州剿匪榮立一等功一次……”

          “……上甘嶺戰斗中,被中國人民志愿軍政治部批準立特等功一次,授予二級戰斗英雄稱號和朝鮮一級國旗勛章……”

          “……金城阻擊戰榮立三等功一次 ……”

          “……被西藏昌都軍分區記三等功一次……”

          ……

          社區專職工作人員劉珂震驚了,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那張發黃的立功受獎證書上,赫然寫著,眼前這個普通的老人是與黃繼光、邱少云同一期共同立功的!

          天哪!邱少云和黃繼光,是小學課本上的人物,是神一樣存在的英雄啊,這個老人竟然跟他們是同一批立功的。

          震驚之余的劉珂,當天就將這位令人敬佩的老英雄的光輝事跡,發送到了自己的微信朋友圈。平時冷冷清清的朋友圈,一下子熱鬧起來,朋友們紛紛為老英雄的事跡點贊。

          得知像邱少云、黃繼光那樣的大英雄,長期默默地生活在自己的身邊后,500萬咸陽人感動了,3600萬三秦兒女感動了,天南海北不可計數的網友們感動了。感動之余,人們將對英雄的敬仰,轉化為努力學習、發奮工作的動力。

          ?

          1952年10月,以美國為首的“聯合國軍”調集6萬多兵力,300多門大炮,170多輛坦克,3000多架次飛機,對中國人民志愿軍兩個連防守的上甘嶺陣地,發起超過第二次世界大戰最高水平的猛烈攻擊。

          陜西涇陽小伙蔡興海所在的志愿軍第十二軍三十一師九一團八連四班,奉命從金城前線去守衛597.9高地的9號陣地。

          夜色濃重,微弱的星光下,九名戰士夜上陣地。

          經過半個多月的反復爭奪,炮火把山頭炸低了兩米多,地上一層厚厚的虛土。偌大的主峰上,已經沒有了一棵樹,也沒有了一株草。山坡上,有隱約的火光在閃,那是被炸飛的半截樹根,在風中忽明忽暗地亮著。

          深夜的寒風,刮在臉上刀一樣刺疼。從地層傳上來的熱烘烘,連同焦臭和硝煙的混合味,令人呼吸困難。巖石早被炸成了粉末,輕輕地踩下去,一腳一個坑,一步一團煙。

          戰士們相互拉開一兩米的距離,眼看著路,耳聽著炮聲,用嘴巴前呼后喚進行聯絡。

          途中,有一道七八百米長的敵炮火封鎖區。

          經過培訓的志愿軍戰士,能按炮彈發出的不同聲音,判斷出是近彈、遠彈,還是照明彈。是近彈,立即臥倒在附近彈坑內隱蔽,爆炸后迅速前進;是遠彈,不停步繼續前進;是照明彈,正好借光觀察地形、道路、敵情和我情。

          從密集的敵炮火下面小心翼翼地越過,九名戰士無一傷亡,全部悄悄爬上了597.9高地。

          由兩條東北和西北走向山梁組成的597.9高地,像英文字母的“V”,共分為十二個陣地。戰士們要守衛的9號陣地,距敵雞雄山陣地不到400米,是597.9高地的刀尖子。

          陣地上,只有一個半塌的防炮洞。

          研究地形后,班長沈金聲和副班長蔡興海決定兵分三路:一路守在左前方山梁上警戒,一路去右邊觀察,另一路借著半截山崖的掩護,抓緊時間搶修工事。

          朝麻袋裝土石時,蔡興海隨便彎腰抓起一把碎土,從里面撿出3塊小彈片,其中的一塊還帶著余溫。

          天麻麻亮,戰士們肩靠肩、膝抵膝地坐在洞里,打算緩口氣。

          敵人的炮擊,突然來了——

          空中,4架敵機呼嘯而來,向陣地輪番俯沖轟炸、掃射;對面山上,敵人的直瞄火炮不停歇地噴射;山腳下,敵8輛坦克,邊向陣地沖來邊接連發射炮彈。

          剎那間,爆炸聲此起彼伏,火光閃閃,煙柱沖天,煙霧、塵土頓時籠罩了陣地。連夜搶修的工事,瞬間化為烏有。

          蔡興海心一橫,命令大家把皮帶都扎好,把手榴彈插在腰際,做到人不離槍、槍不離彈、彈不離身,隨時打擊敵人。

          戰斗了整整一夜,戰士們都特別困乏,卻又睡不著。

          “副班長,來,抽一支?!崩媳鴽r厚勝遞上一支香煙,“祖國人民慰問的光榮牌?!?/p>

          接過香煙,上面赫然印著金色的5個字——“打擊侵略者”!

          “你是組織重點培養的團支部委員,要帶領團員、青年,特別是新戰士,打好這一張仗。敵人炮火猛,變化多,你們要靈活,敵人變,我們也變,明白了嗎?”蔡興海想起出征前指導員對他的叮囑。當時,指導員用手指著北面的大山,意味深長地說:“祖國人民慰問團就在五圣山上看著我們??!”

          是的,祖國人民在看著我們!

          是的,我們的身后站著祖國!

          一想到祖國和人民,蔡興海渾身熱乎乎的,頓時精神振奮起來。

          半小時后,敵人的炮火向陣地后面延伸,對面山上敵人的重機槍“噠噠噠”地射來。

          見狀,戰士們迅速從防炮洞中出來,爬在彈坑內。大家看到,200米處開外,密密麻麻臥著200多個敵人, 有三四個人舉著黃、藍、白色的小旗子左右擺動。

          敵人步兵為啥不沖?看來敵人又使上了炮火假延伸的伎倆。一想到這里,蔡興海立即命令大家躲進洞里。

          剛進洞,敵人的炮彈猶如雨點般猛烈地襲來。陣地上,再次成為一片煙云火海。

          又過了20分鐘左右,敵炮火突然停止。這時,偵察兵陶遠林大喊:“副班長,敵人上來了?!?/p>

          全班立即沖出防炮洞,占領各自的戰斗位置。況厚勝先投了一枚手榴彈,通知埋伏在石崖那邊的班長沈金聲和戰士向太金。

          進攻的敵人,不知崖下有人,正想架機槍,掩護其步兵沖擊。沈金聲他們一連幾個手雷扔過去,敵人連人帶機槍都給炸飛了。

          蔡興海向敵人投了個小手榴彈,由于居高臨下,用力過猛,手榴彈在一群敵人屁股后面爆炸,敵人反而沖得更快了。他立即改投了一枚大手榴彈,正好在敵群中爆炸。一聲巨響,敵人的尸體和被炸傷的敵人橫七豎八地躺在地上。

          10來分鐘的激戰,四班成功擊潰了兩個連敵人的又一次猛攻。

          戰斗!戰斗!戰斗!

          見敵人用了炮擊,戰士們忙撤到防炮洞。正商量下一步作戰方案時,向太金跑來報告:“班長的頭部負了傷?!?/p>

          剛換回受傷的班長,敵人又以一個排的兵力,發起了第3次轟擊。戰士們喊著“為班長報仇”,爭先恐后沖到洞外戰斗。

          幾十個敵人,正從山腳往上爬。當他們行進到距防炮洞快一百米時,對面高地上敵人的重機槍猛烈射擊過來,陣地上頓時騰起團團白煙。

          在距離只有三十米時,狡猾的敵人一看見戰士們投手榴彈,就全都躲進彈坑內快速臥倒。

          眼見著手榴彈的殺傷力大打折扣,戰士們個個氣得直咬牙!

          蔡興海突然想起連戰斗英雄張象山給自己說過的一句話:“手榴彈從拉弦到爆炸,有五到七秒!”

          對呀,這么重要的方法,怎么差點忘了。

          蔡興海喊道:“用手榴彈‘打空爆’!”

          右手握緊手榴彈,左手用力拉斷拉火線,手榴彈屁股“嗤嗤”冒起了青煙,只見蔡興海右手緊握冒煙的手榴彈,在頭上旋轉一圈,兩三秒后,才果斷地將手榴彈投出。

          “打空爆”,就是要讓手榴彈在敵人頭頂上爆炸。這不但需要掌握好時機,還要有足夠的經驗和技巧,引信拉開后握在手里兩秒鐘后再扔出去,殺傷力最大,但也很危險。

          這“打空爆”看似簡單,卻是個經驗活,操作時須膽大心細。揭開手榴彈的蓋子,必須一拉就打。如果投慢了,可能會在手中爆炸,后果不堪設想。

          這個戰法,不到萬不得已,沒人敢用。

          蔡興海的時間,拿捏的剛好合適。手榴彈在敵人頭頂上空爆炸,彈片如傾瀉的雨點,讓坑內的敵人再也無法躲藏。幾番“空炸”過后,敵人有的被炸死,有的被炸傷,還有的連滾帶爬著向山下逃命。

          激戰到中午,敵人的炮火弱了。

          回洞休整,戰士們個個口干舌燥,喉嚨里火辣辣的。

          想起出征前掛包里裝著水,蔡興海還沒摸著,旁邊的戰士就喊:“副班長,你的掛包被打穿了?!?/p>

          果然,掛包上被打穿的兩個洞,相距僅一寸多。

          “副班長,你命大??!”戰士安文成說。

          “不是他命大,是美國兵的技術不高??!”況厚勝的這句玩笑話,惹得大家都笑了。

          下午4時左右,敵人以一個連來襲,被戰士們擊退。

          5點左右,敵人用兩個多連的兵力發起進攻。炮火猛烈起來,爆炸的氣浪夾著股股硝煙塵土,沖向天空,也卷進洞來,洞頂的土石,沙沙地落。

          有些戰士緊張起來,認為可能被包圍了,主張突圍打出去和敵人拼了。

          在洞口仔細觀察后,蔡興海安慰大家:“沉住氣,現在情況不明,出去傷亡會很大。敵人要是來炸洞子,我舍身爆破!絕不讓敵人堵死我們的洞口?!闭f著,他順手把兩根爆破筒拿來放在身邊,隨時準備和敵人同歸于盡。

          洞內頓時安靜下來,一顆顆揭開蓋的手榴彈傳到洞口。

          敵人瘋狂的進攻,又一次被成功擊退。

          在一天一夜的激戰中,連長三次要派兵增援,但蔡興海都以陣地無工事依托、兵多徒增傷亡為由婉拒。

          這場惡戰,他帶領全班以3人輕傷的代價,打退敵人7次進攻,殲敵400多人,創造了志愿軍小兵群作戰的范例。

          ?

          上甘嶺,已經成為新中國的國家記憶。這場舉世矚目的戰役,涌現出無數戰斗英雄,成為了中華民族永遠的精神高地。

          1953年3月,在一片莊嚴肅穆的氣氛中,面對鮮紅的黨旗,蔡興海鄭重地舉起右手,莊嚴宣誓:“我志愿加入中國共產黨,承認黨綱黨章,執行黨的決議,遵守黨的紀律,保守黨的秘密,隨時準備犧牲個人一切,為全人類徹底解放奮斗終身?!?/p>

          那一刻,蔡興海覺得全身的熱血都在沸騰。誓詞里的這些話,是他發自肺腑的誓言。能夠加入中國共產黨,是他一直以來的夢想,也是他奮勇殺敵為之奮斗的目標。

          那一刻,他對自己說:從今往后,一定要銘記入黨誓詞,并付諸實際行動,堅決聽黨的話,一輩子跟黨走?!拔視懹涍@一刻,銘記這一刻的光榮、自豪和今后自己身上的責任?!?/p>

          那一刻,他感覺自己的思想得到了升華,感到自己對黨組織有了更深刻的了解,更加熱愛偉大的中國共產黨了,為共產主義奮斗終生的信念,情不自禁地充盈于心胸。

          6月1日,志愿軍政治部批準:蔡興海榮立特等功,授予二級英雄稱號。

          將金黃色的記功命令放進背包的底層,蔡興海跟隨部隊一路進軍。

          堅決聽黨的話。

          戰斗者沒有功成身退,繼續戰斗、戰斗、再戰斗!

          星夜兼程戰事急,哪里需要哪里去,千里奔馳戰斗忙,攻堅克難顯初心,西藏平叛、西南剿匪……

          一輩子跟黨走。

          在31年的軍旅生涯中,共產黨員蔡興海不忘初心,先后十多次立功受獎,5次受到黨和國家領導人的親切接見。

          共產黨員蔡興海和他的戰友們,千千萬萬的革命英雄們,猶如一道璀璨的流星雨,抒寫了對黨、對祖國、對人民赤子般的忠誠,讓共和國歷史的星空更加熠熠生輝……

          ?

          戰斗!戰斗!戰斗!

          戰斗者還在繼續戰斗著。

          1981年10月,蔡興海脫下軍裝從部隊轉業,到咸陽地區木材公司擔任黨總支書記。

          在物資匱乏的上世紀八十年代,木材公司可是數一數二的好單位。那時候,結婚流行“家具、手表、自行車”三大件。要打家具,就得用木材。因此,前來找蔡興海的人多得能踏破他家的門檻。

          蔡興海在木材公司第一次亮相,就在全體職工大會上向自己開炮:我是一個普通的退伍老兵,自身有很多的缺點和不足,希望同志們監督。

          面對這場沒有硝煙的戰斗,他給自己“約法三章”: 一是把好政治關。旗幟鮮明地和黨中央保持高度一度,理直氣壯地反對 “金錢至上”的拜金主義。二是把好享樂關。去市內開會或檢查工作,自己騎自行車,凡私事用車立即按規定交費。三是把好家庭親友關。不借工作之便購買一寸國家計劃內木材,也不利用權力給親友提供方便。

          他清醒地知道,要打贏這戰斗,不給黨、給軍隊丟人,就先得把自己打贏。

          人心都是肉長的。蔡興海十分注意關心職工疾苦,盡力幫助困難職工。

          木材公司職工蔣亞寧父親患病去世后,弟妹五人擠在三間破屋里,雨天不能棲身,生活十分困難。蔡興海主動上門,帶去黨的關懷,在政策許可的范圍內,給蔣亞寧協調解決了蓋房用料,幫助他修繕了新居。

          1982年9月底,木材公司的年度任務統計報表顯示:截至目前,只完成了全年貨源任務的50%。

          面對冰冷的數據,想到全年只剩三個月了,蔡興海和公司行政領導反復商量,決定立即派兩個組分赴東北和中南地區調材,想方設法完成任務。

          領命出發的蔡興海,選擇去氣候惡劣、環境艱苦的東北組。冒著零下20多度的嚴寒,跑遍大小興安嶺、鐵嶺、甘河、牡丹江等11個林場,好話說了幾火車,總算落實妥調運木材,圓滿地完成了任務,打贏了這場戰斗。

          戰斗再次打響。

          1984年前,咸陽市機電設備公司連年虧損,累計虧損60.98萬元。一時間,機電公司成了讓咸陽市黨政領導頭疼的老大難問題。

          這年9月,蔡興海臨危受命任公司黨支部書記、經理。他把這次履新當成一場新的戰斗,果斷地將干部任命制改為聘任制,能者上,弱者下。打破平均主義,將完成任務同工資、獎金掛鉤,當月兌現獎懲。

          這一符合改革風向的嶄新舉措,極大地調動了干部職工的積極性,機電公司當年即扭轉了虧損局面,經濟效益逐年提高,利潤年遞增30%以上。在咸陽市召開的勞動人事工資改革經驗交流會上,機電公司關于改革工資獎金分配的做法成了經驗。

          蔡興海給自己定了條規矩,凡要求職工做到的自己首先做到、凡規定職工遵守的自己先身體力行。

          1985年11月,機電公司準備建一座營業大樓。聞訊后,一個老部下興沖沖地找上門來。來人在蔡興海老家涇陽的一個建筑隊工作,想承包建大樓的項目,并許諾送蔡興海一臺彩電和4000元作為勞務費。

          話音未落,蔡興海當場就嚴詞拒絕。

          老部下氣鼓鼓地走了。

          幾天后,蔡興海的大哥上門了,先是轉了個很大彎子,最后話題落到了營業大樓上,希望兄弟能通融,讓家鄉人把那活接了。

          “為了今天的幸福生活,很多戰友都犧牲了自己的生命!”面對被托說情的大哥,輕嘆一口氣,蔡興海一把撩開衣服,指著身上的彈傷,說,“大哥,你兄弟我是一名共產黨員,要對得起黨的信任,我不能干那號事!”

          說這話時,他緩慢的語速中透射出不容置變的堅定,話語中的每一個字,如鋼釘一下一下地錘擊到大哥的心上。

          看著大哥失望離去的背影,蔡興海內心里也很不好受:自己18歲參軍,31年軍旅戎馬,是大哥代自己盡孝侍奉家中二老,這些年來,自己虧欠大哥的太多太多了……

          對老部下和親人鐵骨錚錚的蔡興海,對有困難的同事卻是柔腸一片。機電公司職工張永拾因公左腿致殘,他多次到醫院探望,并送上自己積攢的200元,叮囑張永拾“買點營養品,補補身子骨”。

          要知道,當時,蔡興海的月工資還不到100元。

          1990年2月的一天晚上,蔡興海接到了父親病重的電報,萬不得已,他只好坐上公司的車往家趕。從涇陽一回到公司,他就按照里程,給公司財務交了30元油費。

          從1984年12月至1990年12月六年間,蔡興海因私事先后使用公司車輛10次,共上交油費195元。

          ?

          家,是溫馨的港灣。

          最親的人兒,最懂蔡興海。

          妻子張世芳,和蔡興海同一個生產隊。在村里,比蔡興海小7歲的張世芳,對蔡興海的媽媽非常熟悉,一見面就和村里人一樣,大方地叫老人為“蔡媽媽”。

          蔡興??姑涝貒?,村里好心的鄰居把她介紹給蔡興海。結婚時,她并不知道蔡興海是參加過上甘嶺戰役的英雄。結婚后,知道了丈夫不同凡響的經歷后,她打心底里更愛身上多處留有一片片褐色疤痕的蔡興海了。

          這一過,就是恩恩愛愛的一輩子。

          蔡興海和張世芳,先后生育了5個子女,分別取名為蔡軍、蔡光、蔡立、蔡文和蔡武。之所以這樣取名,寄托著他們的美好心愿:希望孩子們參軍、光榮、立功、有文化、會武藝。

          1992年,從咸陽機電公司巡視員的位子上,蔡興海光榮地退休了。在不大的書房里,每天愜意地看書學習,成為他最開心的事。

          很多時候,他會不自覺地拿出珍藏多年的《上甘嶺戰役陣地編號戰略圖》,借著放大鏡和老花鏡的幫助,深情地回憶和緬懷與戰友們在一起的點點滴滴,感嘆幸福的來之不易。

          書桌的玻璃板下面, 壓著一段他親手摘錄的話——

          上甘嶺戰役打出了“上甘嶺精神”,這就是為了祖國,為了人民,為了勝利的奉獻精神;不屈不撓,團結戰斗,戰勝困難的拼搏精神;英勇頑強,堅決戰斗,血戰到底的勝利精神。

          幾十年來,蔡興海不太給孩子們講過往的經歷,他不希望孩子們頂著英雄后代的名號去做事,他只希望孩子們自強自立,崇德尚法,不沾國家的光,不做損害人民利益的事。

          讓他欣慰和高興的是,5個孩子中,有兩子兩女先后入伍,繼承父業,成為黨和人民軍隊的好戰士。

          蔡興海是1932年5月出生的,但他從不過生日。

          他拒絕的理由,很充分也很堅決:“面對敵人強烈的炮火,我們守住了陣地,死了那么多人,我能活著走下戰場,就是對我蔡興海最高、最好的待遇了?!?/p>

          八十歲那年,在兒女的央求下,他開始過生日了。

          出人意料的是,他并不是按實際出生日期過,而是選擇在上甘嶺戰役中那個特殊的日子——11月2日那天,一家人聚在一起,炒幾個菜,下一碗面,說些家常話,以這種最簡樸的形式,來紀念那場難忘的戰役和那些與自己并肩戰斗的戰友,激勵全家人愛黨愛國,珍惜當下美好的幸福生活。

          戰斗還在繼續。

          2017年,85歲的蔡興海查出患有直腸癌。

          拿到檢驗單,家里人都驚呆了,不知道該如何面對。

          得知真相的蔡興海,一點也沒有吃驚,他以革命樂觀主義的精神,笑著勸家人:“人吃五谷雜糧,生啥病都正常。和當年那些武裝到牙齒的敵人相比,腫瘤算個什么呀!”

          很快,他請醫生切除掉身體里的腫瘤君,打贏了這場與病魔的戰斗。

          蔡興海向記者講述參加上甘嶺戰役的情景(2019年6月13日攝)。丁鵬 攝

          ?

          新的戰斗,又來了。

          習近平總書記在黨的十九大報告中指出:“中國共產黨人的初心和使命,就是為中國人民謀幸福,為中華民族謀復興?!?/p>

          耄耋之年的蔡興海,精神矍鑠、思維清晰,他給自己下了一個新的任務:既然組織上需要,那么就到附近的學校,給年輕的下一代們,講講百年中國翻天覆地的巨變,說說那場艱苦卓絕的戰役,談談今天幸福的美好生活……

          “沒有戰友們的流血犧牲,我能當英雄?我如何立特等功?他們才是最可愛的人,我不是什么英雄。與犧牲的戰友相比,我能活著走下戰場就是最好、最高的待遇?!泵慨斚肫鹉嵌螒K烈的歷史,想起為國捐軀的親密戰友,剛才還慷慨激昂的蔡興海,突然間淚流滿面,“作為一名黨員,我在過去、現在和將來,所能做也唯一能做到的,就是:堅決聽黨的話,一輩子跟黨走!生命不息,戰斗不止,竭盡全力,把我們國家建設得更美好,這也是對英烈最好的告慰……”

          戰斗者的一生,都在戰斗著。

          ?

          【作者簡介】王潔:1981年生于陜西扶風,現居西安。中國作家協會會員、中國散文學會副秘書長、陜西省青年協會副主席、西安市碑林區作家協會副主席。

          出版有散文集《六月初五》《風過留痕》,長篇小說《花落長安》《花開有聲》。榮獲第八屆冰心散文獎。散文集《六月初五》獲第二屆“絲路散文獎”最佳作品獎。代表作《永遠挺拔的白楊樹》獲全國職工散文大賽二等獎;《愛情如海不是美麗的童話》獲第七屆全國海洋文學大賽二等獎;《一頂草帽》獲第九屆華人華文散文詩歌大賽一等獎;《絲路回想》獲第三屆全國青年散文大賽銀獎。另有多篇文章獲得國家、省、市級獎項。

          因創作成績突出,榮獲第二屆“三秦優秀文化女性”榮譽稱號以及“西安市百名優秀青年文藝人才”稱號。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