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d id="3ypwp"><noscript id="3ypwp"><dl id="3ypwp"></dl></noscript></dd>

    1. <button id="3ypwp"></button>

        <strong id="3ypwp"><optgroup id="3ypwp"><noframes id="3ypwp"></noframes></optgroup></strong><legend id="3ypwp"><center id="3ypwp"><td id="3ypwp"></td></center></legend>
          <th id="3ypwp"></th>

          搜索 解放軍報

          家書跟著導彈飛:彈道有痕,見證一群年輕軍人的家國情

          來源:中國軍網-解放軍報作者:王妍潔 周業杰責任編輯:王韻
          2021-06-23 18:58

          家書跟著導彈飛

          ■本期觀察 王妍潔 周業杰

          寫信。耿蔚鴻攝

          西北夏天,干燥炎熱。從中原轉戰而來,等待著那聲“讓導彈飛”的號令,火箭軍某旅二級軍士長岳東波和身邊戰友,內心除了緊張,更溢滿思念。

          戈壁的外面,還是戈壁。山的盡頭,還是山。品嘗了這里的四季,他們終于知道什么是遠方。

          這片土地曾書寫共和國導彈事業的輝煌歷史。端午節,連隊組織官兵重讀前輩留下的家書。戰友們發現,能牽系“遠方幸?!焙汀把矍鞍l射架”的,何止是頭頂的月光,還有沉默蟄伏的導彈。

          書信,曾是一個時代的訴說方式。今天,當官兵再次選擇用這樣雋永的方式交流,一個個硬朗“鐵漢”,仿佛都打開了話匣,一如大漠升騰起的紅日,真摯暖人。

          “兒子,爸在這里一切都挺好,千萬別分心……”岳東波拾起筆端,凝視良久,紙上卻只有淚痕。

          老岳是個熱心腸,大伙都知道“有困難,找老岳”。既解技術難題,又解思想困惑。他那句“沒問題,我幫你辦了”,是連隊里經常聽到的一句話。這次輪到自己,他卻犯了難:兒子中考在即,成績不太理想。

          相隔千里,岳東波能做的就是繞著發射車一圈又一圈地轉?;蛟S這時候,真正能懂他的也就這朝夕相處的“戰友”。

          除了老岳,連隊里和導彈關系最親的就是連長劉鵬飛了。戈壁灘的夜晚格外黑寂,那盞最后熄滅的燈光,必定來自劉連長的營帳。

          厚厚的專業書籍,占據了本該屬于這個年紀的柔情浪漫。結婚2年多,劉鵬飛和愛人在一起的時間太少太少。妻子是小學老師,早起趕上課,晚歸改作業,很多次向他抱怨:“一個人堅持不下去了!”

          “老婆,對不起,今年家里的枇杷沒能親手摘給你吃,回去一定加倍補償,以后的枇杷我都包了,我接受監督?!悲B好信封,劉鵬飛深深地吻了下去……

          這片戈壁荒灘,見證著年輕官兵們一段段感情,目睹了一次次成長。

          新兵王肇成在家書中寫道:“我已經是一名導彈兵,不會一個人在被窩里哭了,爸媽你們放心!”

          當月光灑落大地,多才多藝的他總愛躲在僻靜的角落,用戰靴在地上寫字、作畫,寫出心中的喜樂,畫出兵之初的感傷。班長告訴王肇成,這叫作“沙信”。他相信有星月的見證,這里的點滴都能被送到故鄉。

          在盼望著讓導彈飛的這段日子里,最受煎熬的還是戀人。

          “我能分清外線電話旁綠蘿上的每片葉子?!敝惺慷霹i程與妻子的這番傾訴,溫暖了電話的兩頭。杜鵬程有一本紀念冊,里面貼滿了兩地往返火車票,一有空他就會翻看、撫摸那些曾經的旅程。

          “導彈是我的選擇,我是你的選擇,我定不負導彈不負卿!”杜鵬程的家書是堅定的;“我嫁給了你,就和你一起愛上了導彈!”妻子的回信是熱烈的。

          家書跟著導彈飛。彈道有痕,見證著一群年輕軍人的家國情。

          讀信。耿蔚鴻攝

          ?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