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d id="3ypwp"><noscript id="3ypwp"><dl id="3ypwp"></dl></noscript></dd>

    1. <button id="3ypwp"></button>

        <strong id="3ypwp"><optgroup id="3ypwp"><noframes id="3ypwp"></noframes></optgroup></strong><legend id="3ypwp"><center id="3ypwp"><td id="3ypwp"></td></center></legend>
          <th id="3ypwp"></th>

          搜索 解放軍報

          戰地記者追尋人民軍隊戰斗步伐⑧丨亮劍平型關:勝利捷報穿越時空

          來源:中國軍網-解放軍報 作者:程雪 李偉欣 趙婉姝 史利鵬 發布:2021-07-08 09:04:05

          幻燈片 手機看 分享到

          沙場回訪

          亮劍平型關:勝利捷報穿越時空

          “平型關關口到了!”

          循聲望去,一座正在修葺尚未竣工的關樓映入記者眼簾——

          仿古青磚堆放在地面,關樓兩側的長城向山上延伸,部分土夯墻面千瘡百孔,傷痕累累。

          站在關口,感受獵獵風聲從耳畔呼嘯而過。舉目向上,關樓磚匾上“平刑嶺”三字石刻,仿佛一瞬間,將84年前在這里發生的那場著名戰斗,一下子拉近到記者眼前。(平型關明清時稱“平刑嶺關”)

          如今,硝煙散盡。藍天之下,歷經滄桑后的平型關依然巍峨。

          6月的一個上午,記者一行從山西靈丘縣向西南出發,前往平型關。沿關樓,艱難向上,始見天險。

          1937年9月25日,八路軍一一五師在這里打了一場漂亮的伏擊戰,粉碎了當時日軍“不可戰勝”的神話。

          每個軍人心里都飄揚著一面戰旗!城墻之下,我們將永遠銘記:不畏強敵、不怕犧牲的精神永不過時;敢于亮劍、敢于突擊才能取得勝利!

          平型關大捷遺址今日風貌

          “至暗時刻”的突圍

          從高空俯瞰,長城沿平型關蜿蜒起伏。向北,恒山猶如天然屏障;向南,五臺山脈巍然聳立。

          作為恒山與五臺山之間的地塹式低地,平型關是河北平原與山西相通的最便捷通道,歷代為兵家必爭之地——

          明嘉靖年間,蒙古俺答部屢攻此關;民國軍閥混戰期間,奉軍進攻山西,在此與晉軍對峙5個月之久……

          然而,讓平型關蜚聲海內外的卻是84年前的一次激戰。1937年9月25日,日軍板垣師團第二十一旅,企圖從平型關越過長城南下太原。八路軍一一五師在此重挫日軍。

          從平型關關口向東北驅車10公里,車子在一處高坡停下。

          眼前,一座漢白玉基底的大理石碑上,醒目地鐫刻著“平型關大捷主戰場喬溝”10個大字。

          喬溝,并不是村莊的名字,而是一條長約4公里的溝壑。

          平型關大捷主戰場——喬溝

          平型關大捷主戰場——喬溝

          站在石碑旁居高俯瞰,陽光下,溝底那條細長蜿蜒的小道,泛著耀眼的土黃色光芒延伸向遠方。

          很難說這不是巧合。就在記者決定重走喬溝的當夜,一場瓢潑大雨忽然而至。

          雨中,記者靜靜等待著,等待朝陽冉冉升起,等待雙腳沾滿喬溝的泥濘,等待與84年前的八路軍戰士來一場期待已久的“相遇”。

          第二天一早,記者一行踏上了那條小路。置身溝底,瞬間就明白了,當年八路軍為什么會選擇這里作為“對日第一戰”的主戰場——

          喬溝地勢險要,回旋曲折,最窄處不過三四米寬,僅容一輛車駛過。溝壑兩邊,是高達20多米的陡崖。

          昔日荒嶺,如今松柏成蔭。行至一半,幾塊黃色大石頭阻擋了前路?!斑@一定是昨晚下雨從山坡上沖下來的?!彪S記者同行的武警山西總隊忻州支隊中尉王鵬斐說。

          1937年9月25日零時,暴雨傾盆,氣溫驟降。八路軍官兵既無雨衣、也無斗笠。單薄破爛的灰色粗布衣衫被雨水打濕,粘在身上。

          戰士們就這樣趁著夜色冒雨前行,你拉著我,我拽著你,沿山間小徑和泥濘山溝連夜奔襲16公里,終于在拂曉前順利抵達喬溝。

          平型關大捷主戰場——喬溝(資料圖)

          喬溝,南側地勢和緩,北側多懸崖峭壁。一路走、一路停,記者仿佛看到官兵正悄悄埋伏在南側山頂,被泥水澆成“黃泥塊”的身體與黃土地融為一體。黑洞洞的槍口對準喬溝,疲憊的身體蓄勢待發……

          腳,輕輕踩在雨后潮濕的土路上,鳥叫蜂鳴更襯得溝內如此靜謐。

          84年前,同樣是雨后初晴,一伙強盜的侵入,打破了這條小路的寧靜。

          攜帶大量物資的日軍輜重部隊走進了八路軍的伏擊圈。自盧溝橋事變以來接連取勝的他們,顯然自負到了極點,既不派官兵探路,也不派兵力搜索左右,而是像“回家”一樣悠哉悠哉。

          令日軍萬萬沒想到的是,他們這次遇到的對手不同于以往遇到的任何一支中國部隊。這支部隊有著一個響亮的番號——八路軍,其前身是經歷過二萬五千里長征淬煉的中國工農紅軍。

          “戰士們勇猛地向公路沖去,鬼子東奔西竄,戰馬驚鳴。然而敵人終究是兇狠的,而且槍法很準,利用汽車和溝坎頑抗……我們的火力壓不住敵人的火力,沖上去的戰士一個又一個地倒下來。那一刻,戰士們無畏生死,前仆后繼地向前挺進?!睍r任一一五師六八六團團長李天佑回憶。

          此役,日軍留下100余輛汽車、200余輛馬車的“尸骸”,更為八路軍送來了1000余支步槍、20余挺機槍和一門大炮。

          今天,放在歷史的大坐標中,若僅從殲敵數量上看,“平型關大捷”似乎并不起眼。但在當時,此次勝利意義巨大,威名迅即傳遍全國乃至全世界。

          此戰之前,中國抗戰軍人的心中都憋著一口氣——

          1937年7月7日,盧溝橋事變爆發,隨即北平、天津淪陷,整個華北地區陷入全面危機;8月13日,日軍投入重兵進攻上海;8月15日,日機對南京展開大轟炸……

          中國軍隊在戰場上節節敗退,國內一些人患上了“恐日病”,直到平型關上一聲槍響,“日軍不可戰勝”的神話迎來終結……

          平型關大捷,像一支利劍刺破黑暗蒼穹,是八路軍在抗日戰爭“至暗時刻”的突圍,為全國人民帶來希望。

          八路軍首戰大捷凱旋(資料圖)

          1 2 3 4

          責任編輯:杜汶紋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
          數據加載失敗,請確保在www.oemmall.cn域名使用側邊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