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d id="3ypwp"><noscript id="3ypwp"><dl id="3ypwp"></dl></noscript></dd>

    1. <button id="3ypwp"></button>

        <strong id="3ypwp"><optgroup id="3ypwp"><noframes id="3ypwp"></noframes></optgroup></strong><legend id="3ypwp"><center id="3ypwp"><td id="3ypwp"></td></center></legend>
          <th id="3ypwp"></th>

          搜索 解放軍報

          緣何?海軍陸戰隊某旅政治工作部主任"沒事兒"也愛去連隊轉轉

          來源:中國軍網-解放軍報作者:陳 巖 解放軍報記者  張 良責任編輯:劉秋麗
          2021-07-05 07:15

          我為什么“沒事兒”也愛去連隊轉轉

          ——與海軍陸戰隊某旅政治工作部主任洪昂一席談

          ■陳 巖 解放軍報記者 張 良

          洪昂,海軍陸戰隊某旅政治工作部主任。歷任排長、指導員、組織干事、宣傳處副處長等職。

          相比目的,有時候方法更重要。方法錯了,初衷再好,也可能事與愿違。所以,聽起來簡單的“到連隊轉轉”里也有學問。不會“轉”的,看到的可能只是表象、甚至假象,還打擾基層;會“轉”的,往操場上打眼兒一望,進炊事班、飯堂一聞,碰到戰士隨口一問,便切準了基層的“脈象”。

          今天,我們邀請海軍陸戰隊某旅政治工作部主任洪昂做客“基層有約”,談談“到連隊轉轉”里的門道。

          主持人:張 良

          記者:聽說您有事兒沒事兒都愛去連隊轉轉,“有事兒”去連隊轉轉是為了調研,“沒事兒”也去連隊轉轉是為了什么?

          洪昂:3年前,我剛到我們旅任職。任職之初,想法很簡單,就是走出辦公室,和官兵們相互認識一下。首先是讓官兵認識我,知道我的模樣、說話的聲音和走路的姿態,去除神秘感、距離感。另一方面我也想認識一下連隊官兵,能多喊出一位戰士的名字就多喊出一位。我至今記得10多年前自己剛下連時,被團首長喊出名字的溫暖,因為當時會覺得我這個剛畢業的新排長,也在團首長關注的視野里。

          后來到連隊轉得多了,我漸漸發現,其實“沒事兒”去連隊轉轉比“有事兒”去連隊轉轉更重要一些,因為不抱直接目的地去連隊轉轉,了解到的情況反而更全面、更真實。

          記者:就是說您不抱目的地去連隊轉轉,連隊官兵會放松下來,呈現更真實的一面。但畢竟您的身份和職務在那里擺著,常去連隊轉難免會給他們造成一定干擾吧?怎樣把這種干擾降到最低?

          洪昂:剛開始,干擾是難免的。因為對連隊官兵而言,有旅領導過來,他們本能的第一反應就是——這是一個展示工作、展示形象的好機會。連隊官兵有這種想法無可厚非,關鍵在于我能否通過自己的言行改變他們的認識。我清楚地記得上任之初剛轉到一個營時,就聽到哨兵“警覺”地用對講機通知各連……這可怎么辦?

          后來我給自己立了兩條規矩,凡是“沒事兒”去連隊轉時,一是盡量只閑聊不直接問工作,二是只傾聽不表態,什么也不表揚,什么也不批評。這樣堅持的時間久了,效果逐漸顯現,我現在基本可以自由地到連隊轉,連隊官兵也可以自在地做自己的事。

          記者:能達到這一步不容易。我理解您給自己立這兩條規矩是作了一定的取舍,相比“檢查與督導”,您更多選擇了“全面和真實”。

          洪昂:是的。剛開始我一不小心就會違反這兩條規矩。本來我們時間就很寶貴,所以覺得去一趟連隊總要當場解決幾個問題才值得。于是難免一不注意就開始居高臨下、“一二三四”地作指示,似乎沒有這些心里就不踏實……

          但后來我努力克制這種沖動,就把去連隊單純地定位成“數據采集”,每次去就是多認識幾個人,多聽一些故事。隨著積累的增多,這些真實的基礎數據反而會更好地反哺工作,這樣再作決策才更契合基層實際,更能打到點子上。

          記者:現在流行一個詞叫“延遲滿足”,看來領導干部在不耽誤工作的情況下,也應該適當地“延遲表態”“延遲決策”。最后問一下,您常去連隊轉轉,有什么具體收獲?

          洪昂:很多好的想法就是在與連隊官兵聊天中“靈光乍現”的。

          比如最近,我在連隊聽到的一件小事就給了我很大啟發。一位去年剛剛退伍的戰士給連隊指導員打電話時吐露心聲:當時抱著跟風的心態,選擇了退伍,但一回去就后悔了。退伍這一年總是想起在連隊時的場景,總想著要是沒有退伍該多好,可惜沒有后悔藥啊……

          我當時一聽就冒出一個“大膽”的想法——要是允許退伍戰士后悔呢?!我隨后帶著機關的同志進行了調研,發現其實不少戰士是一時沖動或者盲目跟風選擇了退伍,但一回去便后悔了。當然,我們現在允許戰士退伍后選擇二次入伍,但他們又需要從新兵干起,這樣既浪費部隊的訓練資源,又耽誤這些戰士的成長,所以我就想,將來有沒有可能設一個“允許后悔的過渡期”,戰士們在退伍半年或一年內愿意二次入伍,可以優先應征,然后定向補充到原部隊、原崗位,并且承認之前的服役經歷,直接授予對應的軍銜。如此,必然對部隊戰斗力的保持與提高大有益處。

          當然了,我這個想法還很不成熟,還需要更多的調研和更全面的思考。我也是想借“基層有約”這個平臺和全軍的戰友作個交流。

          可以說,自從養成了“沒事兒”到連隊轉轉的工作習慣之后,連隊所給予我的遠遠超過我的預期。另外,我愛去連隊轉還有一個重要原因,就是眼睛要每天看到戰士,心里時刻想著戰士,借以警醒自己:身為一名機關領導,在考慮問題、作決策時萬萬不可掉進“屁股決定腦袋”的沙坑,而應該通過多去連隊轉一轉,讓自己“屁股”不至于懸空,“腦袋”多靠近官兵。

          ?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